接起0.03公分淋巴管,讓面臨截肢病人,重獲生機

超顯微淋巴管靜脈吻合手術問世後,拯救了許多嚴重淋巴水腫患者,過去需要大面積切除甚至被判定無法治療只能截肢的病人,都因為新的手術重獲生機。現在,專精於淋巴水腫手術的先鋒楊家森醫師,正進一步投入基礎研究,期盼能揭開淋巴水腫的致病機轉,讓更多病患有機會早期治療甚至預防。

淋巴水腫分為先天性和後天性,後天性大多發生在癌症病患身上,在手術或電療切除淋巴結後,淋巴管回流通道被阻斷引起肢體腫脹,例如乳癌病患的液下淋巴結拿掉後,上肢就出現淋巴水腫,而婦癌病患則好發於下肢。「我們使用超顯微淋巴管靜脈吻合術(LVA),這是一種繞道手術,在遠離之前做淋巴廓清術和癌症切除的地方,或是做過放射治療的部位,找出遠端淋巴管接到靜脈,讓回流受阻的淋巴液經由靜脈後,回到全身的靜脈系統。」

專研淋巴水腫的治療,是起源於楊家森的同事向他詢問,有沒有方法能幫助婦癌病人術後淋巴水腫。過去,淋巴水腫傳統療法是將腫脹組織切除再植皮,或是抽脂,嚴重潰爛的甚至要截肢,但這些方法都不能改善回流問題,病人痛苦依舊。為了找到更好的治療方式,2015年楊家森看到日本東京大學超顯微手術名醫 Isao Koshima 教授的論文,提到利用超顯微手術來接淋巴管道靜脈,以達到改善淋巴水腫的效果後,便遠赴日本向 Koshima 教授學習,從此開啟了國內超顯微淋巴水腫手術的發展歷程。

不僅救回患者的腳,也救回患者性命

在楊家森的病例中,有一位56歲的男性肺癌轉移到左髖關節的患者。當這位病患來到楊家森面前時,已經淋巴水腫一年,腿部滲漏淋巴液八個多月,並伴隨嚴重的細菌感染。「過去這些病人都被認為無法治療,但我們先為他做傷口清創,大概花一個多小時清理整條腿上的沉積物,然後再開一個約2公分的傷口,找出三條很小的淋巴管。他的淋巴管品質很好,接下來出乎我們意料,兩天之後他的腳就乾了,不但不滲淋巴液,接下來追蹤狀況都越來越好,到第九個月他的狀況就很穩定了。」楊家森說。

另一個讓楊家森難忘的病例,是一位 53 歲的女性肝移植病人。這位病患的腳部淋巴水腫讓他無法接受換肝手術,因為抗排斥藥會讓她的發炎狀況更嚴重。在經過超顯微淋巴管靜脈吻合手術治療後,這位病患成功進行了換肝手術。可以說,這位病人先解決腳部淋巴水腫,後續才能順利進行移植挽救性命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楊家森到義大利演講,分享了這個案例後,羅馬天主教醫院的整形外科教授立即說,因為知道了這種新方式,他們可以把之前無法醫治的病人叫回來開刀了。這也堅定了楊家,森持續研究的信心,「我很高興我們發表的論文在現實生活上改變了醫療行為,讓無法開刀的病人都獲得了醫治的機會。」

深化基礎研究,盼解開淋巴水腫之謎

「在一項實驗中,我們收集了51位婦癌病例,其中25人術後發生淋巴水腫,研究發現,這些病患 會有148個基因表現不正常,而其中又有108個基因是不正常的上升,有40個基因是不正常的下降。但在開完超顯微手術之後,這148個基因中竟然有78個表現回到正常。」楊家森認為,這些變化相當值得關注,因為透過不斷深入研究,可能解開淋巴水腫的致病機轉之謎。

楊家森指出,目前乳癌病人手術後,大概2年內有8-9成會出現淋巴水腫,但婦癌的病人平均5年才會出現,這中間的差異也值得深入探討,「因為假設淋巴水腫的原因是回流途徑被破壞,那麼應 「該治療完就發生,但結果不然。因此,中間必然有其他原因導致後來發生。若我們能釐清其致病機轉,或許未來可以給病人用藥來減少發生機率,這樣不只是病人的家庭,對社會醫療成本都能減輕非常多,這也是我一直投入基礎研究的原因。」

全文來源:Story整形春秋 第二季Vol.4

楊家森Johnson
現任
高雄長庚醫院淋巴水腫中心主任
高雄長庚醫院整形外科 副教授級主治醫師

學歷
長庚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
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學士畢業
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生物化學學士畢業

經歷
日本東京大學附屬醫院淋巴水腫超顯微手術研究員

會員限制

提醒您!文件限定VIP會員下載